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以案说法
生命权遭受侵害,人身损害赔偿款应如何在近亲属之间分配?
分享到:
作者:张春宇  发布时间:2022-06-29 09:15:57 打印 字号: | |

案例一:李某生、刘某兰系夫妻关系,二人共生育子女两名即长子李某江、长女李某平;谭某香与李某江系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二女即李某心和李某如(均未成年)。

2016年1月在北京市通州区京榆旧路六环路辅路路口,李某江发生交通事故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通过诉讼,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核算的人身损害赔偿具体数额为:死亡赔偿金1 397 116.50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339 936.50元)、丧葬费42 516.00元、交通费4 000.00元、住宿费2 000.00元、误工费3 000.00元,以上各项损失共计1 448 632.50元,交强险每名受害者分配限额为30 000.00元,按照责任比例分担后,赔偿义务人应承担30%的损失为425 589.75元。即李某江获得的赔偿款总额为455 589.75元。

上述交通事故的肇事人张某通过家属与被害人李某江的家属达成谅解协议,并先行赔偿被害人家属150 000.00元。此款已由谭某香全部领取。

李某江系北京政平公司员工,因上述交通事故死亡被北京市东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认定为工伤。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包括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23,900.00元、丧葬费42,516.00元、个人账户退款10,898.43元,合计:677,314.43元(该笔款项现由北京政平公司账户代为管理)。

2019年李某生和刘某兰以谭某香、李某心和李某如为被告诉至滦平县人民法院请求分割上述人身损害赔偿款和工伤保险待遇。

案例二:王某华系王友婚生长女。郭君与王友于1994年登记结婚。王某磊系王友继子(已形成拟制血亲关系)

2021年11月21日万升与王友驾驶机动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王友当场死亡,双方均负事故同等责任。郭君为王友操办了丧葬事宜。

2022年1月11日万升与被告郭君达成赔偿协议,协议约定,万升赔偿郭晓君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423 279.00元。上述款项应扣除万升损失6 300.00元,剩余416 979.00元,上述款项已由万升承保保险公司支付给郭某君

2022年王某华以郭某君和王某磊为被告诉至滦平县人民法院请求分割上述人身损害赔偿款。

裁判结果

案例一: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以及误工费均系实际支出,不宜认定为共有,应归实际支出人所有。

死亡赔偿金(除被扶养人生活费外)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是对死者家属整体预期收入损失的一种财产性损害赔偿。因李某江的死亡,造成家庭残缺,作为未成年人的被告李某心、李某如失去了如山般的父爱,作为其监护人的被告谭某香亦无固定工作,法律应在经济基础方面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原告方不仅每月可以从工伤保险基金中领取一定的抚恤金,且另有一名子女可对二原告尽赡养义务。法院酌情确定原告方分割上述两项财产的30%,被告方分70%。包含在死亡赔偿金中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归各个被扶养人所有。

李某江个人账户退款属于遗产。法定继承,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即原告方分得2/5,被告方分得3/5。

肇事人张某家属给付的赔偿款。李某江的去世对于原、被告方来讲无论是丧子之痛还是丧夫、丧父之痛,均难以用言语予以表达。肇事人家属为得其谅解而给付赔偿金,从获得该笔共有财产过程中各个共有人“贡献大小”的角度分析,原、被告各方应属均等。

案例二:丧葬费系实际支出,不宜认定为共有,应归实际支出人所有。

死亡赔偿金并非对生命权本身的救济,从司法解释规定的计算方式及标准来看,其是对死者期收入损失的一种财产性补偿。分割前应首先扣除赔偿对方的经济损失及丧葬费剩余死亡赔偿金结合死者与各个近亲属之间具有的经济上的牵连和情感上的依赖程度,本院酌情确定被告郭君分割50%,长女和继子各分割25% 

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对死者近亲属精神的一种慰藉,近亲属对该赔偿虽成立共有,但法律无法评价各个近亲属之间精神损害程度,故对该项赔偿平均分配。

法官说法

公民生命权遭受侵害,涉及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范围主要包括: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当然,如果受害人属于工伤的,还可以同时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1.抢救受害人支付的医疗费、住宿费、交通费以及处理丧葬事宜所花费丧葬费均属于实际支出的费用,待赔偿义务人赔偿后,应给付给实际支出人。实际支出人包括受害人近亲属但不限于近亲属,还包括其他亲属、朋友、所在单位等。

2.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以“继承丧失说”解释我国有关法律规定中的死亡赔偿金制度。死亡赔偿金的内容是对收入损失的赔偿,其性质是财产损害赔偿,而不是精神损害赔偿。死亡赔偿金不是命价,因为一个人的生命是非常宝贵的,是无价的。按照继承丧失说,一个被侵权人,他通过自己的劳动,会积累财富,这些财富在他死亡后作为遗产由自己的近亲属继承。但是,现在被侵权人死亡了,不可能再劳动,自然就没有财产积累了。这种情况下,要用死亡赔偿金来填补这一损失。

准确把握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才能对其合法、合理、合情的分配。死亡赔偿金系受害人余命年岁内收入“逸失”,核心分配原则是死者与各个近亲属之间具有的经济上的牵连和情感上的依赖程度。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案例一中才给受害人的配偶及两个未成年子女较大比例的分配,案例二中才给受害人配偶较大比例的分配。上述二案宣判过程中,法官均对各方当事人进行了释法明理,各方当事人对法院的分配原则均表示认可,故而二案均未上诉。同理,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比照上述原则分配。

3.侵权人为获得谅解而给付的赔偿款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分配原则。各个近亲属之间的精神损害程度并非法律所能作出的事实判断或者价值判断,故而平均分配较为适宜。

另外,法官提示:若赔偿款已被近亲属中一人或者数人领取,剩余近亲属请求返还的,应以不当得利纠纷为案由提起诉讼;若赔偿款存于某处,各个近亲属诉请分割的,应以共有物分割纠纷为案由提起诉讼。


 
责任编辑:滦平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