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审务公开庭审直播执行公开

 

浅谈交通事故案件审理中的几个问题

作者:赵云峰  发布时间:2020-03-31 15:14:37



2019年,笔者审理了160余件交通事故案件,有几件案件争议颇大,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涉及的问题也比较典型,笔者认为很有启发意义。通过几个案件涉及的问题,以期引起对侵权纠纷案件的裁判方法的思考。笔者见识浅陋,不妥之处还望斧正。 

一、交通事故中侵权请求权主体的确认

1.案件事实 

A公司与B公路管理处签订了公路工程施工合同,对B公路管理处管理的省级公路的桥梁C进行维护、维修, 维护、维修期间发布了公告,并修建了临时通行道路。在A公司维修桥梁期间,驾驶人D驾驶其所有的半挂车与驾驶人E驾驶的罐车在维修的桥梁上相撞,将A公司正在维修的桥梁中的部分设施损毁,造成经济损失12万元,该起事故经公安交通警察部门对责任事故进行认定,意见为:D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E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A公司以D、E及对D、E车辆进行承保的保险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承保的保险公司在承保的交强险及商业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属于保险理赔的部分由D、E按责任比例进行分担。 

2.争议焦点 

审理中,当事人A、D、E对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责任认定、经济损失的范围无争议,争议焦点在于D认为,A公司无权主张赔偿,作为诉讼的主体不适格。理由主要是,A公司不是桥梁的所有人也不是所有权人授权的管理人,只是依据建设施工合同的施工人,无权对因物权受到损害而要求侵权人予以赔偿,应由物权人或物权人授权的管理机关B主张权利,且依照相关规定省级公路的维修工程应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签订合同,本案中,A与B签订的合同未在相应的网络中查找到招投标信息,D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简言之,本案的争议在于原告是否是适格的诉讼主体,有无权利主张损害赔偿。 

3.裁判思路 

本案的关键是法律适用,具体就是占有人与物权所有人在物受到侵害时,谁有权主张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如果占有人有权主张权利,那么占有的性质对主张权利有无影响。物权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四项权能,因物权具有弹力性,也就是说物权的部分权能可以与所有权人分离,分离后还能回复到原来的状态,其中占有权能就是能分离的权能之一。本案中,B管理处作为省级公路的管理者是代表国家行使所有人权能,将桥梁C通过签订合同的方式将所有权能分离给A,A对桥梁C行使了所有权能,因桥梁C处于维修状态,不具有通行功能,此时只是作为构筑物,A对构筑物C进行占有,予以维修。依照物权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被侵占的,占有人有权请求返还原物;对妨害占有的行为,占有人有权请求排除妨害或者消除危险;因侵占或者妨害造成损害的,占有人有权请求损害赔偿。占有人返还原物的请求权,自侵占发生之日起一年内未行使的,该请求权消灭。”的规定,A有权主张损害赔偿。也就是说本案中A与B均有权主张损害赔偿,因物权的占有权能通过签订合同的方式与B予以了分离。在A对C占有期间,B的物权部分权能的行使受到限制,在此种情形下,相对于B,A对维修成果被损害有主张损害的优先权。D的请求理由中还包括:A与B签订的合同不符合法律规定应,为无效合同的潜在含义,认为如果是无效合同,那么A对C的占有为无权占有,无权占有者也不能主张损害赔偿。这又涉及到对物权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的解释问题,也就是说物权法第二百四十五条是否包含无权占有。而通常认为,占有人无论是有权占有还是无权占有,其占有受他人侵害,即可行使法律赋予的占有保护请求权。也就是说在本案中无需审理A与B签订的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因此问题对于裁判本案的纠纷无影响。综上,依法对本案做出了裁判,判决D、E的承保保险的公司在交强险、商业险承保的范围内承担了赔偿责任,D、E在超出交强险不属于商业险赔偿的部分按责任比例承担了赔偿责任。 

4.二审结果 

一审裁判后,D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了上诉,经二审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驳回上诉,维护了一审判决。 

二、损害赔偿的范围的因果关系认定问题

1.案件事实 

A驾驶人驾驶车辆与B 驾驶人驾驶的车辆发生道路事故,道路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意见是A负事故的次要责任,B负事故的主要责任,B的车辆的承保公司是C公司。在交通事故中A 受伤,伤后A在治疗中需植入钢板,植入钢板后发生了铁器过敏。A 花费医疗费用12万元。A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C在承保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属于保险理赔的范围由B 按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2.争议焦点 

审理中当事人对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和责任认定无争议,但B、C认为,A在治疗过程中因过敏产生的治疗费用不属于赔偿的范围,该部分费用应由A自行负担。 

3.裁判思路 

本案的争议的实质是在侵权赔偿案件中,对赔偿范围的因果关系的认定,也就是说A治疗过敏所致的医疗费用与交通事故之间是否具备因果关系,如果具备因果关系就应当属于赔偿的范围,如果不具备因果关系就应当由A 自行负担。在侵权案件的审理中要求除有侵权行为外,还应具备因果关系。法律因果关系的本质就是损害赔偿范围的确定,其解决的问题是,被告应当就其行为所造成的哪些后果负法律责任。诚如学者所言,要在被告应负责的损害与不应负责的损害之间划定一条界线,就有点像“在白天与黑夜之间划定一条界线那样,因为有一段持续的黎明时间,它既非白天,亦非黑夜,尽管人们不能对此划出一道精确的分界线,但至少可以说手头的案件究竟属于哪一边。”[1]在裁判本案中采用了相当因果关系说,相当因果关系认为,作为原告损害条件的被告的行为,如果极大地增加了此种损害发生的客观可能性,那么该行为就属于损害的充分原因。实务中将此类案件归结为特殊体质损害赔偿案件,主流观点是予以赔偿。本案中,裁判结果对原告主张的治疗过敏部分的医疗费用予以了赔偿。 

4.二审结果 

一审裁判后,C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了上诉,经二审审理认为本案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驳回上诉,维护了一审判决。 

5.实务观点 

指导案例24号,荣宝英诉王阳、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案,裁判要旨是:交通事故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 

三、无责车辆的承保交强公司是否一律在无责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1.案件事实 

A驾驶人驾驶车辆与B 驾驶人驾驶的车辆相撞后,B的车辆随后与路边正常停放的C的车辆相撞。此道路事故经公安交通警察对事故责任认定,意见是A负事故的主要责任,B负事故的次要责任,C 无责任。B的车辆的承保公司是D公司,C 的承保交强险公司是E 公司。在交通事故中A 受伤。A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0万无,要求D在承保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要求E公司在交强险无责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属于保险理赔的范围由B 按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2.争议焦点 

审理中当事人对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和责任认定无争议,但E认为其不应承担无责赔偿责任,D 认为E应当承担无责赔偿责任。简言之,就是E应否承担无责赔偿责任。 

3.裁判思路 

对争点的裁判其实质是对损害事实与行为之间有无因果关系的认定。道路交通事故属于特殊的侵权赔偿,在归责事由方面是无过错赔偿,也就是说在损害赔偿的构成要件中不要求行为人有过错,但其他条件是必需进行考量的,在本案中必需考量C的行为与A的损害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在本案中,C的行为对A的损害无原因力,即使抽离C的行为,对A的损害不构成任何影响,也就是说C的行为与A的损害无因果关系,因此E公司不应在交强险的无责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那什么情形应当承担无责赔偿责任呢?笔者认为只有无责车辆的行为构成损害的原因力情况下才应承担责任。否则会产生不公平,极端的例子是,A车与B车相撞后,B车接连引发前面停放的几十辆车相撞,事故中A、B负同等责任,其他车辆均无责任,那么对于A的损失如果由无责公司赔付,则有可能B的承保公无须赔付或赔偿的数额会非常低,这有背公平。 

4.裁判结果 

本案调解结案,在调解过程中当事人达成了共识,没有要求E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注:[1]引自程啸著《侵权责任法》 

 


文章出处:审判管理办公室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