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审务公开庭审直播执行公开

 

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问题研究

作者:杨婷婷  发布时间:2018-03-22 00:00:00


随着交通事故的增多,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压力,尤其在责任认定、赔偿标准方面存在一些差异,对此需要广大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时要不断总结,不断完善,让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实现及保障。近年来调整交通事故的法律规范主要有:200131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200451《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00451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911起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201071起《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20121221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些法律的相继施行,使相关法律关系得到了明确,但在司法实务中仍然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及新问题,调研组成员中有在基层法院从事交通事故案件审判工作多年,于是试着以相关法律为依据从责任认定、赔偿标准及几个特殊问题为着眼点,谈自己的一些浅见,抛砖引玉,以期为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提供一些有借鉴意义的建议。

一、交通事故案件责任认定在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中如何运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主要证据之一,无疑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但在实践中会存在三种情形即有具体的责任认定、无责任认定、对责任认定不服申请复核。下文将对三种情形分别加以讨论。

(一)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交通事故做出了责任认定。

1、肇事一方或双方对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认可,应该对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进行审查。首先,对交通事故认定书程序上的审查。一是对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资格人的审查。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等有关法律规定,事故认定书必须由具有一定资格的交通警察作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附有鉴定人资格证明,法院也应当对鉴定人的资格进行审查。二是对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时应遵循特定程序的审查。要审查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手续是否规范,是否送达双方当事人,同时要审查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送达交通事故认定书时是否召集各方当事人到场,出具有关证据,说明认定责任的依据和理由。三是审查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否在法定期限作出。《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经过勘验、检查现场的交通事故应当在勘查现场之日起10日内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对需要进行检验、鉴定的,应当在检验、鉴定结果确定之日起5日内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 其次,对交通事故认定书实体上的审查判断 。一要重点审查事实部分。要审查确定交通事故的发生与认定事实的证据之间是否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并且对该事实证据作出具体的分析。二是要审查责任划分是否得当。责任划分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最关键部分,它直接影响到民事损害赔偿,因此,一定要以事实为依据,以相关的法律为准绳,审查中,既要看肇事双方有哪些违章行为,又要分析其与事故的发生之间的因果关系;既要综合赔偿的因素,又要对主次责任进行客观的评判。再次,审查事故认定书的用语是否规范、适用法律条款是否正确、恰当。《道路交通安全法》、《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对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的内容、形式均作了规定。因此要审查其是否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审查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违章行为与所引用的交通法规条款是否相互对应,用语是否规范。

2、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交通事故做出了交通意外事件的责任认定。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意外事件不等于民事法律上所主张的意外事件。正因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处理交通事故时,受适用法律范围和权力性质的限制,在确定最终的责任人,当事人的举证责任等方面,有别于民事损害赔偿的法律原则。即使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兢敬职守,仍然不能避免这种差异性。但是,如果适用了民事法律,对过错的认定的结论可能刚好相反,不一定得出是意外事件的结论。所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意外事件,并不等于民事赔偿案件的公平原则。法官应对对交通事故的事实、行为人的过错、民事赔偿的分配等作出更加客观、全面、公正的判断。

(二)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对交通事故未做出责任认定。

无责任认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是指交通事故发生后没有经过交警部门处理或虽然经交警部门处理但没有作出责任划分的案件。事故责任无法认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归责原则应区分对待。

1、机动车之间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因此,我国对机动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确定采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即承担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前提是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在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时,原告需要就被告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若事故双方均无法证明对方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的,则只能推定双方对事故的发生均无过错,此时过错责任原则并不适用的基础,但事故已导致损害发生,不由双方当事人分担损失将有违公平的,我们认为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采用公平责任原则确定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

2、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之间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10%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与行人发生交通事故的归责原则应为无过错责任原则。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的交通事故中,交通事故认定书仅是判断非机动车行人是否存在过错,是否需减轻或免除机动车一方责任的重要证据,并非确定机动车一方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的依据,故在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时一般仍应由机动车一方按无过错责任原则承担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若能提供证据证明非机动车行人在重大过失或故意碰撞时可以适当减轻或免除责任。

(三)当事人对责任认定书申请复核权利的使用。

《道路交通事故程序处理规定》第五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有异议的,可以自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提出书面复核申请。第五十二条规定: 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收到当事人书面复核申请后五日内,应当做出是否受理决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复核申请不予受理,并书面通知当事人。(一)任何一方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经法院受理的;审判实践中,有的当事人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的结论对己有利,对对方不利,会利用这个规定,以诉讼保全的名义剥夺不利方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的权利。

滦平法院认为:为防止此类情况的发生,首先加强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沟通,车辆的提取应在对当事人全部送达认定书并超过复核期限后的一定期限内进行,在立案时也应对相关情况向被告进行询问,避免加大当事人复核难度,保障当事人复核权利,同时可缓解想要提起复核当事人的不满情绪,有利于案件的顺利解决。其次应告知当事人采取诉前保全的措施,避免剥夺不利方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的权利。

二、交通事故案件赔偿标准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一)关于交通事故中人身损害赔偿的问题

1、人身损害赔偿中“其他合理费用”范围的界定

201071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和201451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对人身损害赔偿的赔偿范围进行了明确规定。但审判实践中对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还应当赔偿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关于“其他合理费用”范围的界定一直存在争议,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伙食补助费是不是其他合理费用,建议予以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伙食补助费应属于其他合理费用,依据是参照《国家工作人员出差的管理规定》,赔偿标准参照国家工作人员出差的伙食补助标准。

2、关于人身损害赔偿中赔偿标准的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对人身损害赔偿的赔偿标准进行了明确规定,但司法实践中对如下损失的赔偿标准存在争议:

第一,医疗费的赔偿中的争议。

一是关于非医保用药问题。每件涉及医疗费赔偿的案件,保险公司基本上都会提出要求剔除非医保用药,而现行的医疗卫生体制,医生看到是交通事故受害人往往就不论是否是非医保用药便开出处方,病人又不知道哪种药是不是医保用药,保险公司事先也不知情,待法院审理时赔偿就起争议,很多案件保险公司都会申请非医保用药鉴定,法院是否采信也很矛盾。

滦平法院认为:对于非医保用药费用保险公司是否理赔应有个统一规定。受害人不是医疗或保险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他们不可能知道哪种药是医保还是非医保用药,即使知道,只要医生开出了用药处方,病人也只能被迫接受,而不敢向医生提出,所以从保护受害人权益出发,非医保用药保险公司是要理赔的。

二是关于自费用药问题。在机动车受害人的医疗费用中,是否应当扣除一定比列的自费用药费用,在实践中操作亦存在差异,是扣还是不扣?扣,又按照什么标准来扣?法律法规没有对此作出明确的规定,法官只有依据有限的自由裁量权来作出评判,无形中会产生扣与不扣,扣多扣少的不合理现象,对此能否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不应扣除自费用药,理由同非医保用药。

三是关于治疗非本次交通事故外伤用药问题。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所受伤多数骨折和脏器实质性伤,但治疗过程中,有的受害人却出现了治疗心脏病、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老年性脑梗的用药,对这部分用药应否剔除也存在争议。有的保险公司提出对医疗费申请复核鉴定,但目前没有相关鉴定机构。

滦平法院认为:受害人治疗非本次交通事故外伤用药与本次交通事故有关联性,所用的药就应支持,相反则应剔除。

四是受害人住院期间植物人状态,受害人支付的纸尿裤、透气床垫等费用如何认定?属于何种费用?建议对此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受害人治疗非本次交通事故外伤用药与本次交通事故有关联性的,所用的药就应支持,相反则应剔除。

四是受害人住院期间植物人状态,受害人支付的纸尿裤、透气床垫等费用如何认定?属于何种费用?建议对此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上述费用只要实际发生,属于治疗所必须,计入医疗费。

第二,误工费的赔偿中的争议。

一是关于住院时间的问题。受害人受伤后,住院一定时间后,就不再用药,但一直在医院养伤,直到痊愈。这个期间如何认定,涉及到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和营养费的赔偿,保险公司主张应剔除,但受害人主张住院治疗必须恢复到发生交通事故前的身体状况。另外每个人还存在身体的差异性,有的受害人骨折后,短时间就是不长骨痂,很长时间才长骨痂,会出现住院时间特别长。对上述情况保险公司经常提出申请鉴定,但又无相关的鉴定机构,对此法官是根据伤者的实际病情和住院病历依法认定,还是依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予以认定,存在颇多争议,建议对此明确。

二是赔偿了残疾赔偿金后,二次手术产生的误工费是否赔偿问题。交通事故部分伤者因治疗中需要内固定,一定期限后需要取出固定物,会就取出内固定物造成的损失进行二次诉讼,即使已经评残并给付了残疾赔偿金,受害人二次诉讼仍然会主张误工费,保险公司会以已经给付了残疾赔偿金和事故发生至定残前一日的误工费为理由拒绝给付二次手术产生的误工费,致使案件难以调解。

滦平法院认为:保险公司的对抗理由不符合实际,对受害人不公平,保险公司虽然给付了残疾赔偿金和事故发生至定残前一日的误工费,但每个受害人的伤残等级不一样,因此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也不一样,残疾赔偿金赔偿的只是对受害人丧失的那部分劳动能力的赔偿,如果不是一级伤残,那么就不是对全部劳动能力进行赔偿,二次手术误工费只要给付过残疾赔偿金就不支持显然不公平,可以按照原告的伤残等级给予原告残疾赔偿指数以外的部分,例如原告十级伤残,已按十级伤残获得残疾赔偿金,那么二次手术的误工费可以按照90%予以支持,依次类推。

三是受害人从事的是技术工种,但没有从事该技术工种的资质证书,误工费如何计算。现实中的的部分农民工从事建筑行业,一部分人没有瓦工资质,但从事的是瓦工工作,对于误工费的计算,建议予以明确。

四是受害人怠于伤残等级评定,造成误工时间过长的问题。有的受害人出院后,能够进行伤残等级鉴定,但不进行评定,在诉讼时效即将到时提起诉讼后,再申请伤残等级鉴定,等评残有结论后,误工时间主张到定残前一日。保险公司对此特别有争议,请求法院合理确定误工时间。

滦平法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到定残前一日。这条规定需要法官注意两点,一点是“持续误工”,一点是“可以”,受害人不是持续误工的,或者是受害人故意造成误工时间过长,法官必须根据案件的事实,确定误工时间,防止受害人主张过高的损失,损害侵权人的合法权益。

第三,矫形器、轮椅、拐杖损失赔偿中的问题。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原告有时将住院治疗期间使用的矫形器,以及恢复期使用的轮椅及拐杖纳入医疗费用也有将其纳入残疾辅助器具费主张权利的。

滦平法院认为:矫形器、轮椅、拐杖损失不应属于残疾辅助期间,因其不符合法律对残疾辅助器具的定义,不是恢复后生活所必须的,矫形器、轮椅、拐杖是为了矫正,辅助治疗及辅助康复所使用的器具,应属于医疗费用。

第四,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赔偿问题。

1)受害人死亡时,受害人父母尚未达到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是否应给付被扶养人生活费。

滦平法院认为:尽管保险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之规定,60周岁属于老年人,列入被扶养人行列和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之规定,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抚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不予赔偿。但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受害人的死亡必然会在将来的某一时间造成其被扶养人无法得到抚养的后果,以受害人死亡时被扶养人未丧失劳动能力而不支持给付其抚养费明显有失公平。建议支持该类案件的被扶养人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请求或者为其保留诉权,待其丧失劳动能力后准许其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

2)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伤残等级达到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程度,但多人中有的是农民,有的是城镇居民,被扶养人生活费任何赔偿

滦平法院认为: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对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有规定,对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赔偿没有规定,但仍然可以参照执行。

3)受害人死亡时,其妻怀孕,孩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否给付

滦平法院认为:孩子是否出生,这是一个未来的事实,建议给受害人的妻子保留诉权,待孩子出生后,另行提起诉讼。

(二)关于交通事故案件中财产损害赔偿的问题

201071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和20121221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的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对财产损害赔偿范围和赔偿标准进行了明确,但审判实践中仍然有争议的部分。

1、关于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问题。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对于交通费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有明确规定,但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是否赔偿交通费,因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存在争议。

滦平法院认为:不管机动车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还是财产损害赔偿,都需要处理,交通费、误工费都是存在的,住宿费有可能发生,应以事实为根据,参照人身损害赔偿的规定,予以支持。

2、关于受害人车辆所载物品受损后,受害人主张物品看管费、装卸费、倒货的运费等费用问题。

案例:本院审理的原告曲某某与被告杨某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原告曲某某雇用被告杨某某的车辆为原告曲某某运输货物,2014830410分许,被告杨某某持C1D驾驶证驾驶蒙D72263号重型厢式货车由西向东行驶至滦平县虎什哈镇大河北村路段,因对路面情况观察不清,采取措施不当,致使蒙D72263号重型厢式货车侧翻,造成乘车人原告曲某某受伤,机动车及车厢内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河北省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杨某某负全部责任,原告曲某某无责任。原告曲某某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雇被告杨某某车的运费及装卸费、租赁院子费、雇人看箱子费、雇车拉箱子运费、送担保材料产生的交通费、复印、住宿和照相费、打官司产生的误工费、饭费及交通费等费用。

关于原告曲某某主张的雇被告杨某某车的运费及装卸费、租赁院子费、雇人看箱子费、雇车拉箱子运费复印、住宿和照相费、起诉时送担保材料产生的交通费、打官司产生的误工费、饭费及交通费。有的费用实际发生,但没有法律规定,如果不支持,与事实不符,如果支持,没有法律规定,建议予以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雇车倒货的运费、装卸费是载货车辆发生事故后必然要产生的费用,是为了减少损失扩大而发生的,如数额合情合理且有相应的证据,应予以支持。而其他一些损失无法律规定及充足证据支持,或者是因诉讼产生的费用并非交通事故直接造成的,不应予以支持,否则会造成裁判的混乱及虚假证据的出现。

3、关于停运时间的认定。

1999213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交通事故中的财产损失是否包括被损车辆停运损失问题》的批复规定:在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如果受害人以被损车辆正用于货物运输或者旅客运输经营活动,要求赔偿被损车辆修复期间的停运损失的,交通事故责任者应当予以赔偿。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的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这两个规定对于停运时间的计算有不同的理解。

滦平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交通事故中的财产损失是否包括被损车辆停运损失问题》批复规定的停运时间是被损车辆修复期间,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的停运损失是因无法从事相应的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从此规定中应理解为停运时间既包括被损车辆因发生交通事故后被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前的扣留期间,也包括被损车辆修复期间,已不同于批复的规定,这应引起法官的注意。

三、实践中几种特殊问题的处理

(一)非道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受理问题

发生非道路机动车交通事故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以各种理由,不进行处理,不出具责任认定,受害人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应否受理,应予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七条规定:车辆在道路以外通行时发生交通事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的,参照本法有关规定办理。尽管非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接到报案不予处理,这只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履行职责的问题,法院不应以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不处理为由,不受理此类案件,还应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受理后,依法审理。

(二)非机动车及行人间的事故案由确定问题

近些年非机动车之间事故增加,电动车、自行车之间,电动车、自行车与行人之间的事故也属于广义的交通事故,交警队也会出具责任认定书,但案由修改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后,交通法庭在受理案件时对非机动车之间的事故案由不好界定。案例:201542312时许,原告袁某某驾驶新耐迪牌自行车由西向东行驶至354线36KM路口处左转弯由南向北行驶时,与道路北侧非机动车道内由西向东被告黄某某驾驶的奔特牌自行车相撞,造成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现场勘验、调查后,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当事人双方人身损害程度及财产损失,无法查证交通事故事实。

滦平法院认为:此类案件只涉及双方当事人,不涉及保险公司,案由只能确定为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由事故发生辖区法庭直接管辖解决有利于调解及减少当事人的交通费用等诉讼成本。

(三)承运人责任险能否在机动车交通事故中一并适用的问题

案例:2015125720分许,李建峰驾驶承德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有的冀HU5892号中型普通客车由西向东行驶至G112线777KM+200M路段时,冀HU5892号中型普通客车发生侧滑,驶出道路,掉入道路北侧路下,造成冀HU5892号中型普通客车乘车人原告黄永受伤,冀HU5892号中型普通客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建峰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黄永无责任。承德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有的冀HU5892号中型普通客车在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投保了每座700000.00元的承运人责任险,保险期间是自2015110时起至2015123124时止,发生交通事故时保险合同特别约定诉讼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由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赔付。

1、本案能否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直接由保险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赔偿受害人的损失。

滦平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支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尽管承运人责任险不属于商业三者险,但属于商业险,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规定,故本案能突破合同的相对性直接由保险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德中心支公司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同时可以减少诉累,快速解决案件,最大限度地保护三方的合法权利。

2、关于诉讼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特别约定是否有效

滦平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六条支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根据此条规定,属于约定优先原则,只要保险合同双方约定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依法应予支持,故关于诉讼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特别约定有效。

(四)后方机动车碰撞前方机动车掉落的物品案件的定性问题

案例:2013211730分许,梁清驾驶冀HRU33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至滦平县红旗镇红旗村路段时,与王飞驾驶其所有的小营矿区内部编号08026重型自卸货车散落在此处路面上的矿石相撞,造成梁清受伤,冀HRU33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此事故经滦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梁清、王飞负此事故同等责任。

此案是定性交通事故还是一般侵权存在争议。一种观点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条第(五)项规定,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受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据此本案应定性为交通事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相关法律规定审理此案。另一种观点认为:此案是一般侵权案件,理由是王飞驾驶其所有的小营矿区内部编号08026重型自卸货车散落在路面上的矿石已经很长时间,并不是梁清驾驶冀HRU33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经过王飞驾驶其所有的小营矿区内部编号08026重型自卸货车的旁边时被车上散落的矿石砸中,导致梁清驾驶冀HRU33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发交通事故,只是梁清驾驶冀HRU331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撞到了王飞车上散落到地面上的矿石,且散落在路面上的矿石已经很长时间。建议对此予以明确。滦平法院更倾向于此案定性为交通事故。

(五)汽车修理过程中轮胎爆炸赔偿问题

案例1:某甲驾驶自己所有的重型载货货车行驶到S353线13KM处时,发现汽车轮胎出现问题,便找修理厂的修理工进行修理,修理工刚卸轮胎时,汽车轮胎爆炸,将修理工杨某某炸伤。

案例2:某乙自己所有的冀HFW006号小型轿车轮胎出现了故障,某乙将车开到修理厂内进行修理,修理工刚卸轮胎时,汽车轮胎爆炸,将修理工高某某炸死。

对于上述两个案件,是定性交通事故还是一般侵权存在更大争议。建议对此予以明确。

滦平法院认为:对于案例1倾向定性为交通事故,对于案例2倾向定性为一般侵权。

(六)交通事故案件肇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为履行,受害人提起诉讼,案件如何审理问题

案例:2014322320分许,杨连发驾驶冀HPX630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由南向北行驶至257线31KM+200M处,与前方同方向杨桂驾驶的自行车相撞,造成原告杨桂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杨连发驾车逃逸。此事故经河北省滦平县公安交通警车大队认定,杨连发负全部责任,杨桂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双方达成赔偿协议书。由杨连发赔偿杨桂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等损失合计75000.00元。双方达成赔偿协议后,杨连发未按协议书履行。杨桂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向法院提起诉讼,但要求杨连发按照赔偿协议进行赔偿。

对于此案的受理和审理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杨桂坚持按照赔偿协议提起诉讼,应定性为合同纠纷,审理合同是否有效,最后定案。另一种意见认为:杨桂既然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立案,法官应按照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进行全面审理,不以协议为依据。建议对此明确。滦平法院主流观点是按照合同纠纷案件依法进行审理。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