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审务公开庭审直播执行公开

 

债务人破产程序中连带保证责任探究

作者:卢迪  发布时间:2019-07-10 16:01:56


摘要:目前,各地区对“僵尸企业”的处置力度逐渐加大,企业破产清算及重整案件随之增多。破产程序主要是对破产企业的债权债务进行处理,这其中自然会涉及到附连带保证的债权处理。当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人有两种途径实现债权,一是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二是向保证人主张债权。这两种途径是否能够同时选择?是否存在冲突?主债务人破产对保证人的保证责任范围是否有影响?司法实践中关于上述问题存在分歧。本文通过分析不同的裁判观点,从破产制度与连带保证制度的价值出发,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论证,从而得出结论。

关键词:破产 连带保证 诉权 责任

一、司法裁判主要观点辨析

在实践中,很多债权人选择在申报债权的同时,又向保证人主张债权,这类案件各地法院的裁判结果不一,主要争议在于债权人能否在申报债权的同时要求保证人承担责任。

(一)司法裁判主要观点

1.裁定驳回起诉

债务人破产后,债权人已经向债务人的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债权,但为了尽早实现债权,在破产程序未终结前,又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很多法院在审理这类案件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保证期间,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的,债权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报债权,也可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债权人申报债权后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部分,保证人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应当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认为债权人的起诉未到法定期限,其只得在破产程序终结以后六个月内提出,故裁定驳回债权人的起诉,待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向保证人主张债权。

2.裁定中止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对<关于担保期间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方式及程序问题的请示>的答复》([2002]民二他字第32号)第二条规定:“对于债权人申报了债权,同时又起诉保证人的保证纠纷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在具体审理并认定保证人应承担保证责任的金额时,如需等待破产程序结束的,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裁定中止诉讼。人民法院如径行判决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应当在判决中明确应扣除债权人在债务人破产程序中可以分得的部分。”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债权人选择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但在破产程序尚未终结前,其能在破产程序中受偿的债权数额是不确定的,无法认定保证人应该承担的保证责任范围,为了明确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具体金额时,故有的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裁定中止审理,待破产程序终结后恢复审理。

3.附条件判决

有的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为了保障债权人的利益,同时也为了避免债权双重受偿的情况出现,既不中止审理也不裁定驳回起诉,而是作出了附条件的判决,即判决连带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但条件是在破产程序终结后,由保证人对未受清偿的部分承担还款责任。还有的法院判决由保证人向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但前提是债权人承诺在获得清偿后将申报债权转让给保证人。上述两种判决中,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具体情形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保证人对利息之债承担的责任不包括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之后产生的利息,另一种则包括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之后产生的利息。

(二)上述裁判结果的缺陷

各地法院作出上述裁判,目的是为了避免出现债权人双重受偿的结果。因为如果直接判决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那么债权人既可以从保证人处实现债权,也可以在破产程序中获得债权的清偿,这样就会出现债权人双重受偿的结果,从而又会产生新的纠纷。

但是上述裁判都具有一定的缺陷即不确定性,对债权人的利益产生消极影响。因为这类案件不同于普通的保证合同纠纷,而是掺杂着主债务人破产的因素,这就使得这类案件有着自身的特殊性。破产程序何时终结以及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分得的债权份额无法预估,一旦法院裁定驳回起诉或者中止审理,或者要求保证人在破产终结后承担保证责任,保证人极有可能在此期间转移财产,造成债权人无法实际获得保证人的清偿。附条件判决中,保证人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对未受清偿的部分承担还款责任,虽然没有剥夺债权人的诉权,但其在偿还时间以及条件上的设置无异于中止裁定的效果,这无疑是将连带责任人为地变更为补充责任,显然与连带保证制度的设计初衷及法律规定相违背,严重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

二、债权人申报债权不构成对连带保证人诉权的排除

主债务人破产后,债权人申报债权对其向连带保证人主张权利是否产生影响,针对这一问题,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历来存有争议。

《担保法》第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根据该条规定,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条件是主债务履行期届满未履行。《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所以,当主债务人的破产申请受理时,债权人可以向连带保证人主张权利。但是,主债权人申报债权后,其能否同时向连带保证人主张权利,法律并未作出明确规定。债权人对连带保证人诉权能否顺利行使,关键在于对《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的理解。

在司法实务中,驳回债权人起诉的依据就是《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认为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应当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这种观点其实是对《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的错误理解。实际上该条司法解释是对《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项的上述规定作了扩张性解释, 确定只要人民法院受理了债务人的破产案件,一般保证人就不得再主张先诉抗辩权。债权人可以直接向一般保证人主张权利,如果债权人申报了债权,参加了破产程序就暂时无权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不能在加入债务人破产程序同时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因为如果此时保证人履行了保证义务,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又获得了部分清偿,则会出现同一债务双重受偿的结果,但是债务人破产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几乎不能足额受偿, 对于未受偿的部分债权人仍然有权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此时债权人主张权利的实现应当在破产程序终结后6个月内提出。显然,《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适用于一般保证,而非连带保证。主债务人的破产程序何时终结是不确定的,在此期间保证诉讼时效可能届满,“六个月”的期限是针对保证诉讼时效的,因为一旦在保证诉讼时效届满前,破产程序尚未终结的,该保证诉讼时效中止,待破产程序终结后,保证诉讼时效重新开始计算,即保证债务诉讼时效在破产程序终结后顺延6个月。所以根据《担保法解释》第四十四条的规定驳回债权人对连带保证人的起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债权人申报债权不能构成对其向连带保证人行使诉权的排除。

三、债务人破产程序中连带保证责任的范围

在实践中,关于连带保证责任范围的分歧主要在于连带保证责任人对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主债权的利息是否承担保证责任。《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许多法院认为保证具有从属性,连带保证人承担债权清偿范围不能超过主债务人承担的范围,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判决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债权利息计算至主债务人破产申请受理时。而有的法院则认为,偿还破产后的利息本身就是连带保证人应该承担的风险,依据保证合同的约定,判决保证人承担主债务人破产后的利息,这部分利息也是保证人应该承担的风险。出现上述不同的裁判结果,主要是裁判者对连带保证担保和破产制度的立法价值选择的不同而已。

(一)连带保证担保和破产制的立法价值

1.连带保证担保的立法价值

《担保法》第一条规定:“为促进资金融通和商品流通,保障债权的实现,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定本法。”连带保证担保的立法价值是最大限度地保证权利人的权利能得到充分、及时的实现,分担债权人的风险,即将主债务人不承担责任的风险转移给连带保证责任人。

2.破产制的立法价值

《企业破产法》第一条规定:“为规范企业破产程序,公平清理债权债务,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制定本法。”破产法的价值在于程序价值,即在债务人经营状况不良、资不抵债时,使得债权债务能够合理公平的被清理,规范市场经济秩序,保障所有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

3.保证担保和破产制立法价值冲突

从保证担保和破产制价值冲突的比较可以看出,保证担保的价值在于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的实现,这里的债权人是单一的,是某一个债权债务法律关系中的主体,而破产法的价值在于保障债权债务公平的清理,保障所有债权人的利益,这是一个整体,并非像保证担保那样保障单个债权人的利益。所以,裁判者不同的价值取向,决定了裁判结果的不同。从保证担保价值的角度看,判决连带保证人承担破产受理后的利息的清偿责任,是为了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不受损;从破产制度的价值角度看,判决连带保证人同主债务人一致,对破产受理之前的利息承担责任,保障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不受损,从而公平的处理破产人的债权和债务。

(二)停止计息原则的效力不及于保证人

《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该条被叫做“停止计息原则”,是破产程序中的特殊规定,因为在破产程序中,债权人依据各自债权数额的多少行使相应的权利,破产程序一般耗时较长,如果利息在破产程序进行中依然计算的话,那么债权人的债权数额不能确定,债权人参加债权人会议时其表决权权重大小亦无法确定。停止计息原则可以使得债权人的债权数额在破产程序启动时予以确定,从而提高破产程序的效率。另外,如果计算破产期间的利息,则对其他没有利息的债权人不公。

在处理债务人破产时连带保证人责任的问题时,涉及两个不同的债权,不能因为连带保证担保与破产制的立法价值存在冲突,就突破连带保证人在约定时承诺的其所承担责任的范围。担保法中规定的债权是实体债权,破产法中规定的则是破产债权。债权人申报债权后,该债权就不同于之前的实体债权,而是破产债权。破产债权能实现多少,则取决于债务人实际资产状况。一般而言,破产债权基本都是部分清偿,那么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债权,该部分如何界定,关系到保证人承担责任范围。《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破产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对债权人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未受清偿的债权,依法继续承担清偿责任。”根据全国人大法工委对该条的解释,“企业法人因破产程序终结而终止,对未清偿的债务已无法再清偿。但债务人破产并非债权消灭的原因,债权人依照破产程序未得到全部清偿的债权,并不因债务人破产而消灭,只是不能从已破产的债务人处得到清偿,但并不排除从第三人处得到清偿。……因此,债务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并不因债务人破产而免除其连带责任。破产程序终结后,债权人可以以其未受清偿的债权,向破产人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要求清偿。”可见,破产程序最大的目的就是清偿债权人债务,但破产程序并不能构成对连带保证人承担责任的阻却。连带保证人在债务人破产程序终结后,依然应该按照保证合同的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而约定的利息当然不同于计算至破产申请受理时的利息。利息计算至破产申请时的债权是破产债权,破产程序终结后,破产债权消灭,但实体债权并未因债务人破产而消灭,未受清偿的债权应该为实体债权,该债权的利息计算时间不受停止计息原则的约束,而应依约定计算。连带保证人仍然需要偿还进入破产程序后的利息,并且连带保证人清偿范围不限于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的债权。

四、连带保证人追偿权限制

连带保证人在向债权人承担了清偿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行使追偿权。但是如果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债权人请求连带保证人对其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部分承担责任,连带保证人承担责任后,不能再向债务人行使追偿权。《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8]53号)第31条规定:“保证人的清偿责任和求偿权的限制。破产程序终结前,已向债权人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向其转付已申报债权的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应得清偿部分。破产程序终结后,债权人就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部分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应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不得再向和解或重整后的债务人行使求偿权。”如果债权人在破产程序中已经以债权总额申报债权并行使权利,而且以未受清偿的部分向保证人主张并获得清偿,保证人便不能再向债务人追偿,否则相当于同一个债权参与了两次破产分配。因为债权人已经在破产程序中受偿一部分债权,而这部分债权是依据债权人申报的全部债权计算得出的,未清偿的债权对于债务人而言已经消灭,债务人已经以其全部资产“清偿”了债权人的债务,如果连带保证人以其清偿的剩余债权向债务人行使追偿权,则相当于债务人又一次要偿还其已经“清偿”的债务。如果债权人有1万元债权,破产分配比例为50%。如债权人先向破产人求偿,再将未获清偿的5千元向保证人求偿,保证人清偿后如无代位追偿权,其风险损失亦为5千元。反之,若允许保证人再以此5千元作为破产债权代位追偿,分配其2500元,则破产人对于这1万元债务的实际清偿额便成为7500元,超过该债权额应得的分配比例,多支付的2500元本应是保证人的损失,现却转由其他破产债权人分担。

五、司法裁判建议

债权人申报债权以后,仍然可以向连带保证人主张权利,其不必待破产程序终结以后。主债务人破产,连带保证人应该依照合同约定继续向债权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责任的范围不受主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的影响。当债权人已经向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债权后,又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法院不应驳回债权人的起诉,也不宜中止审理,在事实认定清楚的前提下,应该判决连带保证人向债权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如果有负利息的债权,利息的计算时间应该依保证合同的约定判决。至于连带保证人的追偿权问题,法院应该查明债权人在诉讼终结前是否在破产程序中分得财产,如果未分得,那么应该判决连带保证人在向债权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债权人应该将其申报的债权让与给连带保证人,如果债权人已经分得相应财产,则判决连带保证人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时扣除债权人已经分得的财产,连带保证人不再享有向债务人追偿的权利。

参考文献:

[1]许德风. 破产中的连带债务[J]. 法学,2016(12).

[2]刘毅. 保证人承担破产债权莉莉希范围的界定[N]. 天津法院报,2014(10).

[3]吕明. 关于在借款人破产情况下维护银行保证债权的法律分析[D]. 经济研究导刊, 2011.

[4]王欣新. 试论破产案件中的保证责任问题[D]. 法学家, 1998.

[5]唐少青. 论破产程序中的担保权益[D]. 黑龙江大学, 2009.

[6]方玉强. 破产重整中保证人的责任和权利[D]. 中央民族大学, 2013.

[7]王欣. 破产财产制度研究[D]. 吉林大学, 2013.

[8]邹海林. 破产免责的含义与我国破产法[D]. 河北法学, 1994.

作者简介

卢迪,女,年龄31,硕士研究生学历,河北省滦平县人民法院,法官助理,电话15733979318,电子邮箱ld88spg@126.com

编辑:宋岩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